死前逗笑刽子手,阿富汗的悲剧,什么时候才能停?

浏览:240   发布时间: 08月30日

7月底,在新政权交替前两周的阿富汗,枪声响起。

一声、两声、三声...

子弹落在早已奄奄一息的老人身上,数秒后,他断掉最后一口气。

老人是位“喜剧演员”。

他生前许诺:“要把欢笑带给每个人。

直至临死前,还在试图逗笑刽子手...

01

老人名叫Nazar Mohammad,他有两个身份:

生活中,他是警察部队军官Nazar Mohammad

在网上,他是小有名气的网红Khasha Zwan

他的视频,没有滤镜、没有精心搭建的布景、连台词都透着一股子糙劲儿。

有时候可能一句话都没有,就像默片一样。

连主题也只有一个:“嘲讽塔利班”

镜头之下,有塔利班的恶行、战争下苦中作乐的平民、甚至他还讽刺过塔利班前领导人。

我们都见识过塔利班的残忍,就明白,这样的大胆挑衅有多危险。

卡沙也深知,自己的所做所为会招致怎样的后果。

他早早就和朋友模仿过自己被塔利班杀害的情景。

视频中,他躺在地上一动不动,任由朋友拖来拖去,像真的死了一样。

可这和塔利班那群暴徒比起来,还是太仁慈了。

卡沙说过,做视频,是想把欢乐带给每个人,可是看完他的视频,我却笑不出来。

即便语言不通,听不懂他在讲什么。

可我能感觉得出,卡沙的幽默里,藏着绝望的底色。

他夸张地将战火下一出出荒诞又现实的悲喜剧搬到镜头前。

一个个让人捧腹大笑的的包袱背后,是可怕残酷的现实。

极具讽刺,发人深思。

一位60老叟,在战火中,以这样的方式苦中作乐。

如果在和平年代,也许他早已名利双收、实现财富自由。

可惜他生在阿富汗,这么做,只有死路一条。

02

在阿富汗局势发生剧变后,卡沙立马就被塔利班盯上了。

7月22号,卡沙正在和家人过一年一度的开斋节。

四个全副武装的塔利班士兵突然破门而入,将他从家里拖走。

孩子们开始尖叫、大哭

妻子紧紧抱着孩子们,此刻她也惶恐不已。

几个年长的孩子已经预感到即将要发生什么。

他们鼓起平生最大的勇气,恳求塔利班士兵,能最后再抱抱父亲。

杀人如麻的恶徒怎能有常人的同理心,这个卑微到极点的请求,自然被拒绝了。

他们像提牲畜一样,将卡沙强行押进车内。

他知道自己即将迎来的命运,但依然表现地十分淡定,没有丝毫慌张。

甚至还在试图逗笑这些刽子手。

一个士兵被卡沙调笑的话语激怒,接连重重地扇了卡沙几把掌。

坐在另一侧的士兵露出笑意,可是下一秒,他就举起手中的枪,对同伙说:

“杀了这个恶徒,别让他跑了!”

卡沙视频中的段子再次上演,这一次,主角是他自己。

他被绑在一颗树上,动弹不得。

这些士兵,嘴里骂着脏话、互相嬉笑着,朝这个手无寸铁的老人疯狂射击。

手臂、胸口、腰、大腿,没有一枪致命,但却让卡沙的痛苦层层升级。

在卡沙被带走的两小时后,他终于彻底没了呼吸。

这群士兵又把他的尸体踢来踢去,好似在对待一个寻常的玩具。

家人们在一处小树旁找到了卡沙满目疮痍的尸体,抱头痛哭。

没想到,一家人竟要以这样的方式“团聚”。

这一天,卡沙家人永生难忘。

03

卡沙就这么走了,他的死不仅让家人感到悲痛。

这件事被媒体报道后,很多人都在为他的离去而愤慨,自发悼念这位伟大的老人。

前阿富汗第二副总统听闻这件事后,愤怒掷言:“那一巴掌,也扇在了阿富汗民众脸上,这是对人性与人格尊严的双重践踏。”

没过多久,杀死卡沙的两名塔利班士兵被逮捕了。

但在实行“丛林法则”的阿富汗,他们未来能否能被判决,依然未知。

塔利班发言人拒绝为这件事道歉,理由是:卡沙曾虐杀过塔利班士兵

但至今,除了零星几张卡沙与枪支的合影以外,并没有任何证据,能证明这一点。

儿子登上阿富汗电视台,为卡沙正名:

“我爸爸只是想让大家的脸上露出微笑。”

然而事发一个月之后,越来越多的争议开始涌现。

舆论开始反转。

有人说,这一切只不过是场精心谋划的政治骗局

还有人说,卡沙是叛徒,被清算也是罪有应得。

可正如一位网友所言:

如果这位老人血债累累,请公布他的罪行。

如果没有,那么塔利班就是在滥杀无辜。

起码在拍视频的时候,他的目的很纯粹

“把大家逗笑”,仅此而已。

乱世人命如草芥,每一次改朝换代,都要经历一次血的屠杀

炮火之下,身为平民,你无力左右自己的命运。

无论真相是什么,卡沙已死,他无法为自己辩驳。

他的家人等不来道歉,甚至也永远等不到正义的审判了

这样的痛苦和磨难,不止发生在卡沙一家,

因为那里是阿富汗。

04

过去20年,美国大片里的救世主从未降临过阿富汗,秩序与和平更是痴人说梦。

有的只是军阀混战,滥杀无辜

在那里,人民的平均寿命只有45岁,将近一半的儿童都营养不良。

五六岁,本该是人生最幸福的年纪。

而在阿富汗,有不下12万的孩童已经开始打工。

他们做工、搬砖、挖矿、种地。

一工作起来,就是12个小时,不分昼夜。

他们的人身安全不被保障,每天工作都要做好赴死的准备,甚至还会遭受性虐待。

在我们眼中再普通不过的彩色气球,能让这里的小孩幸福上一整天。

这几天,美军撤离,有大批阿富汗平民,跑到机场。

他们攀到飞机的起落架,坐在飞机顶上,甚至还在跟人们招手。

有人说:“难道他们不知道这样做会死吗,这是常识啊。”

他们的确不知道,常年的战乱,能苟活就已经谢天谢地,教育,是不敢想象的“奢侈品”。

由于太过混乱,官兵不得不用铁丝网封锁进入机场的道路,但眼前出现的影像,让人永生难忘

有一大群妇女,将孩子透过铁丝网传给官兵,想让他们带出阿富汗。

有的婴儿被铁丝网卡住,尖锐的铁丝直接刺进婴儿的胸腔。

即便如此,她们依然几近绝望地高声呼喊:“救救我的孩子”

目睹这一切的英国军官说:

“到了晚上,我们当中没有一个人是不流泪的。“

还记得七十年代的阿富汗,妇女没有蒙着厚厚的沙丽,能自由地走在街上。

即便这景象只在首都出现,但起码那时的人们,还满怀希望。

而在战乱年间,提起阿富汗,人们的印象就只有战乱跟贫穷。

如今,塔利班重新掌权,人们不知道,这究竟是曙光还是黑暗。

我只希望这一次,和平能真正降临在阿富汗,人民的生活能够早日回到正轨。

希望不久的将来,阿富汗这三个字,不再与“战争”挂钩。

主营产品:其他道路交通管理设施,其他停车场设备,道闸/挡车器,防撞设施